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工程机械

全球矿业面临再并购大潮市场存风险

2021-10-10 0人读过

在眼下这个对自然资源极为饥渴的世界,嘉能可和斯特拉塔如果成功合并,则将给淡水河谷、力拓及必和必拓等全球矿业巨头带来一个真正的竞争对手,并迫使中型企业要么联合起来,要么通过收购扩大自身规模。

这关系到煤炭、铜、铁矿石等资源,而这些资源对于亚洲的繁荣至关重要。比如在去年,仅全球四大煤炭进口国和地区──日本、中国、韩国和中国台湾──就进口了价值800亿美元以上的煤炭。

助长两类并购交易

嘉能可和斯特拉塔的合并可望助长两类交易。纽约钢铁咨询公司LockerAssociatesInc.总裁洛克(MichaelLocker)说,将会有超大型合并发生。他还说,企业将在赞比亚、莫桑比克和蒙古等发展中国家规模更小、风险更大的“前沿资产”上,押下更大赌注。

嘉能可和斯特拉塔拟议中的合并正值矿业和金属业并购的黄金时期,只是这个黄金时期因为近期经济和金融的动荡而放慢了脚步。安永昨日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,去年业内并购数量增加到了1008笔,2000年为392笔,2005年为564笔。

本世纪初的几年里,受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提振,包括煤炭和镍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开始迎来牛市行情。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旗下里昂证券分析师利普席茨(DavidLipschitz)说,在此之后,就掀起了一轮并购潮。

相比此轮经济衰退前的大规模并购,采矿行业近期一直是出奇的安静。但分析师说,全球矿业并购环境仍然成熟。大宗商品价格高企,而股价和借款成本仍然相对较低。安永数据显示,去年采矿和金属类公司发行企业债券量达到创纪录的840亿美元,较上年增长16%;从银行借款1870亿美元,增长2%。

必和必拓再购力拓?

嘉能可和斯特拉塔如果合并成功,则将对矿业和金属业的超大型并购,起到催化剂的作用。合并后公司的市值约为880亿美元,更重要的是,新公司将具备在多个领域的影响力。它将控制三分之一的电煤市场,并成为世界最大的锌生产商(占总产量的15%)。新公司还将与中型企业Freeport-McMoRanCopper&GoldInc.争夺全球第二大产铜企业的位置。

分析师说,嘉能可和斯特拉塔如果成功合并,它可能收购行业内的中型企业,包括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FortescueMetalsGroup,美国铜、金公司Freeport-McMoRanCopper&GoldInc.,以及南非的英美资源集团(Anglo-AmericanCorp.)等。

业内投资银行家和分析师认为,在此推动下,随着市场对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担忧逐渐退去,前十大矿业巨头间出现超大型并购的可能性也在增加,必和必拓甚至可能再次试图收购力拓。必和必拓、力拓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控制了全球海运铁矿石贸易量的70%。

Freeport也可能成为一个受人追捧的收购目标,但其440亿美元的市值将使收购方支付不菲的成本。

收购“前沿资产”

其他类型的热门交易大多涉及在赞比亚、莫桑比克和蒙古等前沿市场搜寻多种自然资源。这些国家偏远的不毛之地埋藏着宝贵的资源。去年此类交易共有87宗,交易总规模达202亿美元,四分之三的交易涉及上述三个国家。

其中,加拿大BarrickGoldCorp.斥资74亿美元收购EquinoxMineralsLtd.,后者的主要资产是赞比亚铜矿。力拓则花费39亿美元收购RiversdaleMiningLtd.,后者控制着全球最大的一个位于莫桑比克的尚未开发的焦煤矿。

上个月,力拓增持了其在加拿大矿业公司IvanhoeMinesLtd.的股份,持股比例达到51%。Ivanhoe的主要资产是蒙古的奥尤陶勒盖(OyuTolgoi)铜矿,预计明年投产后往中国发货。届时,奥尤陶勒盖铜矿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铜矿。蒙古每年投产的各类矿的数量在15到20个之间。该国去年超过澳大利亚,成为中国主要焦煤(用于炼钢)供应商。

投资前沿市场也存在风险。

前述咨询顾问洛克说,你在几内亚建了一座矿山,但五年之后你不知道是否还拥有这座矿山。他举了一个例子:力拓斥资10亿美元在莫桑比克修建铁路,但退出该国之后你无法带走铁路。

竭力并购的大矿商

面对巨额资本成本,再加上亚洲对世界自然资源的需求高涨,许多顶级矿产商近年来一直极力追求达成并购交易,以分担设备和劳动力成本。眼下,买一个挖掘机抓爪要花80万美元,在莫桑比克建一条铁路线要耗资10亿美元。

事实上,即便是在经济年景不佳的情况下,其也未放弃此类努力。相反,由于当前经济环境下,规模小一些的矿业公司难以获得信贷,其越来越脆弱,这无疑为大矿商们提供了机会。

根据安永发布的最新数据,去年,矿业领域的并购交易总额上升了43%,至1624亿美元,总的交易数量则下降10%至1008桩。

不过,嘉能可和斯特拉塔拟议中的合并,远不止分担成本那么简单。

钢铁行业已为有影响力的矿业公司可以如何“压榨”其客户提供了例子。全球10家最大钢铁公司总共只占据了大约28%的市场份额,而它们最大的三家原材料供应商控制着大约35%的主要炼钢原料铁矿石。

全球最大的炼钢厂商安赛乐米塔尔2011年上半年的收入为26亿美元。相比之下,全球最大的矿产商必和必拓同期收入131亿美元。

其他金属的供应源头整合(比如说在嘉能可和斯特拉塔的交易中就是铜)可能让建筑公司和耐用缆线生产商的生计更为艰难。

纽约钢铁咨询公司LockerAssociates的分析师洛克(MichaelLocker)说,“我们正迈向矿业整合。铁矿石等众多金属都已经进行了很好的整合。现在我们将看到其他金属也出现这种情况,比如铜。”

斯特拉塔眼下排名世界第四大铜生产商,2010年产量为90.7万吨,Glencore排名第八,产量54.2吨。两家合并后产量将跃升至第二位,领先于产量144万吨的Freeport,仅次于全球产铜量最大的智利国家铜业公司(Codelco),这家智利国有企业产铜量为176万吨。

人证核验一体机

智慧商业案例

智能家居成功案例

商汤智慧健康案例